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搜狗王小川两会提案:最关注AI与医疗

2019-12-27 点击:1969

王小川第一次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成员的身份参加了这两届会议。他的提议之一与医疗有关。

“我认为将来人工智能和我们之间会有很大的融合。在当今时代,手机已经是人体器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搜狗首席执行官王小川在《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的2018年第20届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上表示。

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发展和加强新的势头。 扩大和加强新兴产业集群,实施大数据开发行动,加强新一代人工智能的研发应用,推进医疗、养老、教育、文化、体育等领域的“互联网+”。 发展智能产业拓展智能生活 使用新技术、新格式和新模式改造和升级传统产业

因此,王小川看到了两个方向

一个是信息技术。数字经济是未来的巨大引擎。人工智能是数字经济的一部分。离线企业需要与信息技术相结合。

王小川预计更多人工智能技术将在2018年落地 搜狗未来的策略是通过人工智能升级搜索和输入引擎,并将人工智能作为对话、问答和翻译等语音技术的核心。

1月29日,搜狗公布了2017年和第四季度的财务业绩,这是搜狗在美国上市后的首次财务业绩 财务结果显示,搜狗全年总收入为9.084亿美元,同比增长38%,第四季度总收入为2.778亿美元,同比增长62%

搜狗仍然依赖搜索和相关业务。2017年的财务结果显示,搜狗搜索和搜索相关收入为8.016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34%

王小川承认,人工智能中有许多数据或服务不属于互联网公司,接下来将进行对接。 “接下来,中国将有新的突破。在党的领导下,政府和企业将开始合作。人工智能将有国有资本的投入,并将有新的整合。 “王小川青睐的第二个方向是生物技术和医疗

今年,王小川首次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成员的身份参加了这两届会议。他的提议之一与医疗有关,被称为《关于构建新型医联体,打通医疗惠民“最后一公里”的建议》

数据显示,搜狗每天有数千万次搜索和查询与医疗有关,占总搜索量的8 ~ 9%。用户希望通过互联网获得医疗相关信息 王小川认为,如果能向用户提供一些权威信息,对分流很有帮助。

事实上,搜狗在2016年推出了搜狗明医大众医学平台,为用户提供权威的医学咨询解决方案。与此同时,人工智能技术被用来通过用户对症状的描述对用户进行初步分类 然而,后者在实践中很难与医院形成联系,阻碍了系统的升级和优化。

王小川认为,医学会是解决我国医疗资源失衡的总方向和出发点。应采用“核心医院+基层卫生服务机构+数字家庭医生”的三级供给模式,以大型医院为核心,基层卫生服务机构为中心,数字家庭医生为入口,神经网络为核心。通过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医疗效益的“最后一公里”应该被打开。

我认为人工智能将来会和我们有很大的融合。在当今时代,手机已经是人体器官。

我第一次作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成员,参加了国家的政治参与和审议。 两年前,人们已经感觉到党和国家希望包括这样一个新阶层。今天,它被称为新媒体和互联网。 前年,我刚加入九三学社。当时,韩启德董事长应该做些工作,尽快把我拉进来。一开始,他做了一份关于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的报告。 去年,他很快成为中央委员会成员。今年,他可能不得不在党内承担更多的角色。

说了几次,改革开放1978年,我出生于1978年,今年才40岁 谈到1984年开始出现的第一批大企业家,我在1984年才开始上小学,1999年我真正接触到了互联网。20年来的今天,我一直在搜狐和搜狗的中文网站上工作。

后来才知道,其实得到了很多保护。第一,是不懂得企业家在那个年代是多么艰难,是冒着各种风险成长起来的。我们的环境已经很好了,有投资进来。到后来才知道,当时在清华也有两派,有的学院如果坚决在外面创业是要被开除的,我们今天的学院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来了。我们从1999年往后,其实是进入比较好的被保护的时代,而且到今天为止还做了很多事情,互联网今天这么大,我拿到官方的数据,今天互联网的从业人员大概是在1600万,相对整个中国人口是百分之一点几,不到2%。

这么多年,我觉得这一代互联网从业人员才开始真正跟中国大的经济脉络结在一块去,以前是在很虚拟的环境里面,虽然有很多用户,但对中国经济运行是不了解的。

大环境带来的几个大的机会和挑战,刚才已经提到的使中国政治更加稳定,给大家好了环境。

我提两块:一块是信息技术,数字经济是未来一个巨大的发动机,人工智能我觉得是数字经济中的一部分。首先是信息化,让信息更好地传递,我们要做实体经济,线下的企业也需要跟信息技术结在一块。这是一个大的方向。

生物技术是另一块。今天的人工智能很重要的成分是把线下和线上给连接起来,因为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开始要对知识或者是对于数据能够做学习,今天的算法要从历史发生过的大数据提取一种智慧,那种智慧通常是发生在经济体系里面。

包括我这次政协做了一个提案,也是讲怎么利用信息技术在这里面试图构架数字的家庭医生,能够跟整个中国的医联体改革融在一块。我们做了非常多的调研提案,中国现在其实存在一个“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这个问题怎么办?政府已经很努力地解决,在九年的时候大概是投了9万亿的医疗工作,今天有进展,但是远远不够。因为中国总的医疗资源是不充分的,而且也非常不均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体制内做了非常多工作,包括最近二三年形成医联体。

政府在做工作,今年年初我看到媒体,觉得有一个事情当成笑话来看了,中国有5亿人都签约了家庭医生。看到那个报道,我自己是没有家庭医生,我左边右边都没有家庭医生,心是好的,希望每家每户每人都有家庭医生指导,甚至去医院之前对自身的疾病有了解。

像今天总理讲的只进一扇门,但是光靠原有的人力去推是不够的。我内心来讲,怎么能有5亿人或者是13亿人有家庭医生签约,核心我们认为信息技术带来的变化是可以作为一个数字家庭医生。你在手机里面就可以有一个简单查询,背后和医联体,大医院、小医院联在一块,一方面原有的资源不充分可以得到很大程度上的解决,把之前医疗初步的分诊内容可以交给互联网来实现。

我们看到的问题是医院很难有能力承担相对复杂的信息技术的研发,有能力和技术的问题。2016年考察了剑桥最顶尖的做大数据的中心,号称在医学界做的非常好,从人的临床采集、异常的发现。看了以后,互联网人员100满分也就三四十分的水平,在医学领域也做的很顶层,跨行业双方的理解是很不到位的。

但是今天互联网公司,我认为必须要参与到医疗领域去,我做这个提案,很多人就会问为什么会想到这个事情,医疗就是体制内的事。搜狗每天有几千万人次的检索,是跟查询、医疗相关的内容,不管是糖尿病、某种症状,大概占总搜索量的8-9%,他们希望通过互联网获得医疗的相关信息,如果在里面给他一些权威的信息提供,作为分诊对他们是巨大帮助的。

我们发布了搜狗名医,包括跟卫计委的合作、梅奥的合作,做了大量工作,这样的工作跟专业的医疗体系有很深的连接。但确实对于用户有这样的环节,我觉得互联网公司产品精神很好,技术能力很好,很愿意做信息化,怎么样跟医院体系联动起来解决这样一个问题。

今天做人工智能,有很多数据或者是服务不是互联网公司所拥有的,这再往下做是一个很大的技术,怎么和拥有的技术公司进行对接。我认为现在看到一点机会,简单来讲,刚才社长讲政府搭台、企业唱戏,这样一个新的政商关系。

我认为中国往下会有一个新的突破,在党的领导下,政府和企业开始有一个协作,会有国有资本投入、会有新的融合。包括和国企之间,从混改开始。以前我们企业家特别不容易,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做了创业的企业,还有很多人对政府恐惧,容易带到沟里面。再往下国企有很多苦恼,我觉得再往下是融合的时代到来的,党的领导下有一种新的政商,体制内的关系建设起来。我的感觉是有一种新的心态,包括对国家的使命,包括党的领导有一种新的作为,如果能跟国家走一块是一种新的引领,新型的政企关系就会到来。

另外,企业有幸福的感受在那儿,虽然很艰难。我最近观察了很多企业、机构的行为,我发现了一件事,如果本身做的事是没有挑战或者是失败,其实是过得特别郁闷的一件事情。没有风险人也在里面找不到生存的欲望和热情,我反而认为在新的时代里面,整个中国的活力要打造起来,企业家精神不仅要停留在民营经济家,国有经济也要参加具有创造性的工作,使得每个人都变得更加有意义,激励我们做更加创造事情,让我们变得更加有意义。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青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worldic-summit.com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