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万亿PPP的落地率和民间资本参与率“双低”难题仍待解

2019-12-14 点击:1273

最近,许多地方相继披露了一些新的公私伙伴关系项目。另一方面,公私伙伴关系国家专项检查已经正式启动,主要是指公私伙伴关系政策不完善、机制不科学、承诺未兑现等问题。 业内人士认为,今年将是公私合作项目加速落地的一年,这一热潮将在明年继续。然而,在此过程中,应解决“双低”的着陆率和私人资本参与率,并有效促进公私伙伴关系项目。

根据24日发布的官方信息,宁波第一批高速公路公私合营项目已经启动。今年,宁波将通过公私合作模式开始建设三条高速公路,总里程约97公里,总投资约300亿元。 日前,云南、湖南、江西等地披露了一批新的公私合作项目,总投资近1000亿元。

同时,国家发改委网站24日表示,NDRC审计局对安徽省公私合作项目的实施情况进行了专项检查和研究,包括为非签约单位举办调研研讨会和现场抽查。 这意味着国家对公私伙伴关系的专项检查已经正式启动,重点是公私伙伴关系政策不完善、机制不科学、承诺未兑现等问题。

事实上,自去年5月明确政策层面的顶层设计以来,地方政府已经开始了一波公私合作的启动,重点是推广和招标。一些地方政府还设立了地方公私伙伴关系指导基金,这导致公私伙伴关系项目合同规模急剧上升。 据统计,仅去年下半年就签订了近1万亿元的合同。

“目前,公私伙伴关系推广的步伐仍在加快。与去年密集的启动和示范推广相比,今年将是公私伙伴关系项目加速落地的一年,这一热潮将在下一年继续 北京大悦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告诉记者《经济参考报》

在促销热潮的背后,经过前期的快速发展和项目的逐步落地,一些实际问题开始逐渐显现,其中最突出的是“双低”落地率和民间资本参与率。

财政部公私伙伴关系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根据实施阶段的项目数量与筹备、采购和实施三个阶段的项目总数之比,入境项目的登陆率仅为21.7%。

另一方面,私人资本仍然受到阻碍 “那些想进入的人不能进入,那些进入的人对回报率不满意。这是现状 广信国际有限公司总经理阙明秀告诉记者,他参与了公路和铁路降噪材料的多次招标 此外,许多项目的私人投资门槛过高,有些地区甚至出现“目标门槛”混乱,打击了私人投资的积极性。

对此,金永祥表示私人资本不想进入,“每个想参与的人都参与了。问题是他们不想参与,也不能参与。” 他特别指出,民间资本参与率低,其中许多与项目本身的特点有关,有些项目不适合民间资本。一是回报率低,二是资本规模大,三是公益性强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高余伟也表示,购买力平价着陆率低和私人资本参与度低的根源在于相关项目大多是公共和公益项目,未来回报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高余伟认为,首先,公私合营项目投资回收期长,效益慢 私人投资后,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受益,所以参与的意愿不高。 其次,政府与民间资本之间的权责利关系需要明确界定,需要严格的法律法规来保护。一些私人资本担心自身权益的保护,不愿投资。 第三,我国刚刚开始实施公私合作,还缺乏成功的案例和经验,需要进一步探索实施路径和方案。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吴琪表示,在推进公私合作项目的过程中,长期困扰政府的两个突出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一是公私合作项目“融资难、融资贵”的资金约束问题 公私伙伴关系项目主要基于基础设施和城市公共服务设施。项目一般具有投资规模大、运营周期长、投资回报率低等特点。它们大多是非标准化和非证券化项目。项目难以实现资本运营和资产有效转移,投资风险不易转移,对民间资本的吸引力相对不足。二是公私合作项目“政策支持不足、运营资源不足”的资源约束问题 公私合作项目在运作中仍存在市场体系不完善、法律环境不完善、商业模式不匹配等问题。私人资本参与公私伙伴关系项目的积极性受到很大影响。

吴琪预测,随着政策支持的不断增加和创新金融工具的引入,今年将是公私合作项目推进过程中机遇与挑战并存的一年。公私合作项目将开启商业发展的新阶段,迎来实施阶段的大检查。

在下一阶段,为了有效推进公私合作项目的实施,吴琪认为应考虑以下四个方面:一是努力完善公私合作项目的市场机制,提高项目的透明度和可信度;二是积极构建公私合作项目法律体系,有效保护社会资本的合法权益;第三,大力发展多元化资本市场,进一步拓宽公私合作项目融资渠道。第四,进一步精简行政,下放权力,改善和加强政府公共服务。

高余伟还建议,应落实早期放宽民间资本准入的相关规定,打破“玻璃门”和“春门”现象,加快国有企业退出竞争领域的步伐,减少政府、国有企业与民间资本和私营企业争夺利润的现象,为私营企业投资公益项目提供税收、土地等激励机制。

-

青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worldic-summit.com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