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人民日报辣评《百鸟朝凤》跪求排片 丢文化人的脸

2019-11-25 点击:1510

上周,电影《百鸟朝凤》的制作人之一、劳雷尔影业公司总裁李放跪在电影院门口要求安排这部电影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李放不是一个明星,但正因为如此,他一度让明星黯然失色。原因是他指责商业电影挤压了文学电影空的生存,这确实扰乱了“不知道真相”的人的思维逻辑

《百鸟朝凤》是中国第四代导演吴田明的最后一部作品 这部电影讲述了发生在黄土地上的两代唢呐艺术家的故事。 在一个电影被视为快速发展的文化消费品的时代,这种电影在内容、语言、演员选择和电影的整体营销方面被称为少数并不奇怪。 尤其是当美国大片《美国队长3》和几部国产商业电影同时上映时,电影在市场上的处境更加尴尬。

更不用说《百鸟朝凤》的艺术水平有多高,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的市场逻辑本质上只是在运作模式上有所不同。 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商业电影都是商业电影的绝对主角 商业电影创作和拍摄的需求是在追求艺术表现的基础上,按照商业运作模式,尽可能满足观众和市场的需求,努力实现市场效益最大化。相比之下,艺术电影更注重创作者的个人思维和个性化表达,资金来源也更依赖于各种文化和电影资金,对商业利益的需求相对较弱。

当然,电影风格的多样化是任何电影市场发展的追求。 在中国,艺术剧院的缺乏和艺术电影市场的狭小也受到了文化精英的批评。 结果,李放的跪着再次提醒一些人客厅空?艺术学院为什么缺席?

一个基本常识是艺术电影是电影市场充分发展的结果。 电影市场的充分发展一方面在于足够大的市场规模,另一方面在于观众足够明确的需求。 在电影市场最发达的美国,艺术电影并不与商业影院中的商业电影竞争,而是在艺术影院或个人影院中长时间放映。 在中国,国内电影市场是仅次于北美的世界第二大市场,但绝大多数观众的基本电影需求还没有得到释放。特别是在人口教育和城市发展水平仍然有限的前提下,主流观众的电影需求自然集中在商业电影上,市场分类仍不明确。 这些社会、经济、文化和其他现实基础客观地决定了当前中国艺术电影空的生存与艺术电影中存在的困难之间的狭窄差距。

艺术电影的发展和电影市场多元化的最终追求,从根本上说,不仅仅是电影产业和市场依靠自身新陈代谢可以解决的问题,更不用说跪下来一劳永逸地打情感牌了。 然而,跪下是文化尊严的丧失,中国电影应该有的骄傲被抛在一边。这真的不是明智之举。

-

青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worldic-summit.com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