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揭秘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公安部队

2019-11-12 点击:1658

原标题:揭示了新中国成立之初公安部队“”守卫天安门广场的士兵 信息照片

公安官兵张贴反盗匪标语 信息照片

志愿军公安单位警卫空哨兵在战场上值勤以抵抗美国侵略和援助朝鲜 信息照片

警察抓获敌方恐怖分子 信息图片

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起,各革命根据地为适应对敌斗争和巩固人民革命政权的需要,开始组建各种不同名称的专门执行公安任务性质的武装。新中国建立后,在国家公安机关领导下,逐步把地域性的公安武装和人民解放军担负公安任务的部队正式改编成人民公安部队,并列入人民解放军序列,担负守卫国家重要厂矿、企业、交通设施,维护治安,警备城市和保卫边疆等任务。1950年9月7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统一全国22个公安师的番号,编成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警卫师。11月8日,以人民解放军第20兵团领导机关一部为基础,在北京正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部队领导机构,归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直辖,罗瑞卿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至1951年5月,先后在华东、东北、中南、西北、西南等大军区和铁道兵成立公安部队领导机构,各省、市也相继成立公安总队,负责领导全国的内卫、边防和地方公安工作。1955年7月18日,根据国防部的命令,公安部队改编为公安军,正式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军种。1957年9月1日,根据中央军委同年1月22日的决定,撤销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军及其领导机关;公安军内卫、边防部队分别交所在省军区领导指挥;专区、县的公安部队交地方政府公安机关改编为人民警察。

在巩固人民民主专政和维护社会主义建设中,公安部队在清剿土匪、平定叛乱、打击[、保卫总部、保卫城市、保卫重要工业设施、保卫铁路桥梁和隧道、保卫罪犯等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们拍了一幅宏伟的画面:有惊心动魄的反叛乱行动,激烈而复杂的反叛乱斗争,严谨而细致的安全工作,出现了“反土匪群众工作模式”张付全和“反英雄”严增富。 1964年6月,当毛泽东会见公安部队先进单位和个人的代表时,他指出公安部队是敌人最可怕的单位。

建国前的反特殊斗争

北平曾是国民党统治华北的军事和政治中心。它也是国民党特务活动的中心。它由八个大的秘密服务系统组成,包括国民党国防保密局、第二国防部、党的总局、位于左毅的华北第二“镇压总部”、阎锡山的秘密服务系统以及美国和英国的国际间谍。有110多个单位和近1万名特务,还有国民党、青年党等反动党组织的6000多名骨干。 一九四九年一月和平解放北平前夕,数千名国民党干部和特务分别从华北、西北和东北逃往北平。 当时北平的总人口是一百六十万,平均每八十人有一个国民党骨干和特务。 北平和平解放后,这些国民党干部和特务制定了“应急”计划,采取了“零退零进”和“多层次多战线潜伏网络”的战略。他们部署了几十个潜伏单位,包括一个专门针对暗杀共产党和民主党高级干部的行动单位。 他们在十字路口、涵洞和桥梁放置炸药,制造谣言迷惑人民,破坏党群关系和党的威望,并进行暗杀和暗杀。

面对复杂的敌人和社会形势的严峻形势,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公安部。华北军区政治部主任、第19兵团第一政治委员罗瑞卿将被任命为公安部部长。同时,在中央军委公安部的指挥下,将组建一支新型的人民武装力量中国人民公安中央纵队。它将主要负责党和国家中央机关、中央领导人的安全以及维护爱德华王子岛的公共安全等其他任务 公安部队与北平市公安局密切合作,加强侦查力量。他们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了消灭反革命特务的工作。他们先后破获了九个国民党特务的秘密单位。同时,通过强有力的工作,他们迫使大批特务头目、骨干和特务自首登记,从而迅速提高了北平的社会保障水平。

为了“清理”北平,迎接建国典礼,公安中央纵队派出大批便衣官兵在天安门广场周围巡逻。 一天晚上,伪装成北平市民的中央公安纵队第一师第二团排长刘栓虎被地上的烟头吸引住了。 他捡起来,发现那是一支飞马座香烟。

刘帅虎知道“飞马”牌香烟最初是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第二师供应部下属的一批新烟草公司生产的军品。占领区的老百姓称之为“四爷的香烟”(意思是新四军的香烟)。当时远在延安的毛泽东董事长也抽这种牌子的香烟。 不久前,1949年7月,上海中国烟草公司用这个商标生产“飞马座”牌香烟,并以“解放区名烟”的名义进行促销

刘帅虎俯下身仔细观察,在地上凌乱的脚印中发现几个明显的皮鞋痕迹,这增加了他的疑惑:普通北平人很少抽这种牌子的香烟。 谁扔了这个烟头?这是穿皮鞋的人吗?他在这里做什么?

连续几天之后,刘栓虎特地来到这里寻找新的线索。 好事多磨。 几天后,一个戴着帽子、穿着皮鞋的可疑男子出现在他眼前。 从远处看,那人抬起头,环顾了一会儿,然后低头紧张地想起了一张纸上的东西。 刘栓虎走过来,看起来像一张路线图。然后他大声问道,“你是做什么的?这是什么?”

没想到这家伙抬头看着刘栓虎,二话不说,突然从腰间掏出匕首刺了一下 刘栓虎是延安时期中央警卫团的一名士兵,善于捕捉和战斗。 我看见他闪身,避开匕首,伸手抓住这家伙的胳膊,顺手一拧,脚下一绊,左手猛然一推 当匕首当啷一声掉在地上时,这个家伙用嘴啃着匕首,重重地倒在地上,很容易屈服。

审问后,此人名叫王蔡邑,是国民党国防部华北第二督察组北平情报组的特工 他的任务是起草一份路线图,在建国仪式上引爆毛泽东和其他中央领导的车队。

比道高一英尺,比魔鬼高一英尺。 公安局中央纵队和北平市公安局立即全力以赴清理城市的每一条街道和小巷。他们先后逮捕了杨金夫等14名罪犯,以及3000多名惯匪和特工,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为确保开国典礼的绝对安全做出了重要贡献。

黑水公司杀死强盗

国民党当局在从台湾撤退之前,在大陆一些新解放的地区和沿海岛屿上,有系统地驱逐了大批土匪和特务。他们与国民党军队的零星残余相结合,诱骗土豪地主、散兵游勇、地痞流氓、反动秘密社团成员和惯匪,胁迫一群被蒙骗的人组成帮派。 在“救世军”、“自卫队”、“人民国防军”的旗帜下,这些各类匪军发起了疯狂的反攻,企图建立“大陆游击根据地”,配合台湾国民党军队在大陆的反攻。

如果强盗不被消灭,这个国家就不会有和平。 为了巩固新共和国,按照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和部署,公安部队和人民解放军在人民的积极支持和密切配合下,从东海沿岸到雪原高原,从珠江两岸十万大山到滇西南、贵州,展开了声势浩大、惊心动魄的反匪斗争。 黑水公司镇压土匪是公安部队参与的一场着名战役。

黑水地区位于四川西北部黑水河的中上游。它的直径超过200公里,海拔超过3000米。这是一个藏族羌族聚居区。 境内有许多原始森林、高山和深谷,地形复杂,交通不便。 1951年5月,国民党“反共突击军”第249路军司令、国民党军队特勤人员傅炳勋潜入黑水地区后,集结残余土匪、反动军官、逃亡地主恶霸,频繁制造民族隔阂,煽动武装叛乱。

黑水反叛冲击中心 毛泽东召见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询问剿匪情况。 为了迅速消灭这个邪恶的土匪,西南军区决定与公安部队和川西军区共同组建黑水前线土匪镇压指挥部。 邓小平认为黑水公司对土匪的镇压是复杂的,包括敌我冲突、民族冲突、阶级冲突、宗派冲突和部落冲突。有许多问题和复杂的关系。处理一切的政策非常强硬。一个称职的政治干部必须被派往前线。

贺龙、邓小平亲自任命西南军区公安部队副政委郭林祥为反匪部队司令员兼政委,统一指挥7个步兵团、5个营、2个炮兵营21000多人。 考虑到黑水地区的地形特点和台湾当局派遣飞机空运送人员和物资的可能性,中央军委决定部署空军队的轰炸机和战斗机支援地面行动。

1952年7月20日,反强盗的斗争开始了。 然而,匪军被分成三条路线,东、西、北。他们采取迂回包围圈、多路钳制和短距离攻击的策略发动攻击。 东部战线是叛军防御的重点,有高山深谷和危险的地形。 第16和第20团是主要的进攻者,他们日夜沿着黑水河行进,穿过丛林、荆棘和悬崖,在五天内前进了150公里,到达叛军中央总部的战壕。 在西线,公安局第24团和参赛部队在镇压途中遭遇冰雹,随后变成暴雨,天空一度变暗,河水急剧上涨。 忍受着饥饿和寒冷,官兵在雨中行进,很快占领了鲁花的官方村庄。 到24日下午,东西方军队已经成功地在深坑里汇合,消灭了500多名土匪,扰乱了叛军的防御系统和指挥结构。

傅炳勋率领起义军主力逃到关苏梁紫、木树沙、沃姆以南3820高地等地。试图勇敢地与高山和茂密的森林战斗。 经过一个月的艰苦战斗,匪军消灭了2500多名叛军。 与此同时,[/k0/军在密切协调下派出了17架战斗机和轰炸机,扫射并轰炸了匪徒的集结区。另外还派出237架运输机向[/k0/土匪镇压部队运送食品、弹药和其他物资,有效配合地面行动。

大批土匪被消灭后,残余的土匪四散奔逃,逃到山区,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 傅炳勋等土匪头目试图逃到草原上,而苏永和、杜兰、苏锡生等少数民族上层人士则持观望态度。

为了消灭残余土匪,剿匪部队采取了粉碎搜查的方法,组织民兵阻挡马塘与黎县、黎县与茂县、松潘与茂县之间的流窜土匪。 同时,要成立地方工作组,大力开展群众工作,重点争取少数民族上层阶级的支持。组织干部和士兵广泛宣传,揭露土匪的特殊罪行,动员群众积极参加反土匪斗争。严格遵守党的民族和宗教政策,执行群众纪律,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宁睡户外,不居屋”。 与其为人民吃食物,不如挨饿”。利用飞机散发传单,挂上横幅,释放囚犯,发动强大的政治攻势。

在剿匪部队强大的军事和政治攻势面前,苏永和带领土匪投降,傅炳勋等黑帮头目被俘。 到9月21日,除了逃入草原的9名残余土匪外,黑水土匪被消灭,从而稳定了川西北和甘青边境的社会秩序,为西藏的和平解放打开了大门。

海岸防卫行动中的驻军英雄

国民党当局从台湾撤退后,凭借海上空的优势,不断从海上和空派兵骚扰和破坏大陆,特别是东南沿海地区。 鉴于台湾国民党军队以沿海岛屿为重点,并试图扩大其海上阵地,公安部队和人民解放军在攻击解放岛屿的敌对活动的同时,也在攻击和保卫逃往这些岛屿的剩余敌人。 其中东山岛战役是边防部队抗击国民党军队武装入侵的最大战役,树立了少花钱多办事的光辉榜样。

东山岛位于福建省东南部,与金门隔海相望,距离74海里。它的头面向大陆,尾巴面向西南。该岛占地188平方公里,海岸线长280公里 当时,保卫该岛的部队不多,只有公安部队第80团的两个营(少一个连)和海军陆战队师的一个连,共计1000多人。

1953年7月16日,金门国防部国民党军总指挥官胡琏和第19军指挥官陆景城率领第45师(欠两个营)、第18师、第2海上突击旅、海军陆战队中队、伞兵支队等共一万三千多人。与海军合作进行偷袭,企图“小食”一举拿下东山岛

黎明时分,国民党军队在两栖坦克的掩护下涌入东山岛。 南路,从亲营出发,白城登陆海上突击第一、二旅攻占苗山;降落在湖底的第45师第135团“北路”占领了城关。一架从台湾新竹机场起飞的大型运输机载着伞兵,开始降落在东山岛西北部的八尺门渡轮空上。

一大早,国民党第一和第二旅的海上突击队突袭了位于岛咽喉的200高地。 高地200实际上是一个小土堆。从侧面和背面的缓坡到达山顶只需两分钟。你甚至不能深呼吸。 但正是这座非常小的小山在东山岛战役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战斗开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军区命令公安局第80团坚守阵地,组织部队迅速增援。 面对来自三面八方的1000国民党军队的围攻,坚守200高地的公安第80团第二连无畏无惧,寡不敌众。 拥有7座民用堡垒、200多米长的壕沟和不到100米长的土坑,他们终日浴血奋战,击退了18次敌人的连续攻击和偷袭,死伤400多人,俘虏13人,创造了海防战线“顽强防御、积极歼灭”的典范。 战后,2家公司获得了一等集体一等功,2人获得了一等功,13人获得了二等功,69人获得了三等功,并被授予“东山战斗卫戍一等功勋公司”的荣誉称号

上午,我方增援部队第31军第91师第272团一部首先上岛,在公安第80团的配合下,于午后歼国民党军伞兵400余人,并连续打退敌军数次冲击,控制了渡口,保障后续增援部队进岛。当晚,我方驰援的第41军第122师第365团及第361团一部、第28军第82师第244团及军炮兵团、福建军区直属高炮营等相继上岛进入阵地,发起反击,至17日黄昏结束战斗,国民党军残部登舰溃逃。此役共歼国民党军3000余人,炸毁坦克2辆,击沉登陆舰艇3艘,击落飞机2架,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

“钢铁运输线”上的防空哨兵

抗美援朝战争中,公安部队先后有12个团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公安部队入朝,执行巩固战地后方治安、保障交通运输安全、清匪肃特、防空护路、警备城市、纠察执法以及看押战俘等任务。

从1951年8月中旬起,“联合国军”在发起夏季攻势的同时,集中其空军和海军航空兵五分之四的兵力,发动大规模的“空中封锁交通线战役”,即所谓的“绞杀战”,企图摧毁朝鲜北部的交通系统,瘫痪中朝军队后方,迫使朝中方面在停战谈判中妥协。“绞杀战”造成了铁路、公路和桥梁等的严重损坏,给志愿军运输带来极大困难。经过“联合国军”高密度轰炸后,志愿军后勤保障能力由50%降为25%。能不能战胜空中封锁,从根本上解决战场运输问题,扭转运输补给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成为志愿军能否坚持胜利作战的又一个重大战略问题。

为扭转运输和物资供应困难的局面,志愿军在防空火力薄弱、技术装备和物资器材极端缺乏的条件下,公安部队同铁道兵、工程兵、高射炮兵、空军航空兵等兄弟部队一起,以顽强的战斗精神进行了反“绞杀战”斗争,并在作战实践中创造出防空哨这一特殊的作战形式。

从这年秋季开始,志愿军公安部队在战地后方1750余公里的公路、铁路线上,共设置820多个防空哨所,每个哨所由6人组成,哨所间相距3-5里。哨所的主要任务是对空警戒,监视敌机活动,及时鸣枪报警,指挥运输车辆闭灯防空;敌机过后,及时指挥车辆开灯前进,维护交通秩序和纪律,疏导车辆通行,处理交通事故;随时打击公路、铁路两侧敌特的袭扰破坏,保护运输安全。

担任防空哨的指战员冒着敌机肆虐的轰炸,无论酷暑还是严寒,以一支步枪、两面小旗作武器,始终坚守在战斗岗位上,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打响报警的枪声,换来运输的安全。许多战士被敌机投掷的重磅炸弹掀起的泥土埋住,口鼻流血,耳聋眼花,爬起来继续战斗;为能及时报警,战士们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严寒里卷起帽耳,倾听辨别敌机和汽车的声音,哪怕耳朵冻坏、脸部冻伤。入朝初期,哨兵分不清飞机声和汽车声,不能及时准确判断敌机活动的方向和规律。部队为此专门进行分析研究,总结出“五不打”,即不打传枪、不打连枪、不打预防枪、有敌机无汽车不打枪、有敌机而汽车未开灯不打枪,哨兵业务素质不断得到提高。公安第11师第32团战士颜杰民在一次夜间执勤时遭遇敌机空袭,立即鸣枪报警。敌机投弹飞离后,他判断敌机还会返回,就继续禁止车辆通行。不多时,敌机返回投弹。待敌机再度飞离后,司机认为危险解除,准备开灯出发。颜杰民果断制止,告诉司机:敌机两次投弹量都不大,可能还会返回。果然,敌机很快折返,第三次投弹,并俯冲扫射,但还是一无所获。在场司机无不对颜杰民的精准判断由衷叹服。

防空哨除了鸣枪报警、指挥车辆、维持交通秩序外,还要经常冒着生命危险排除公路、铁路线上的定时炸弹。尽管战士们缺乏排除炸弹的知识和经验,但为了保证车辆安全行驶,他们不怕牺牲,在实践中学习摸索,总结创造了人扛、绳拉、枪打、火烧、手榴弹引爆等一系列排除定时炸弹的方法。仅公安第18师防空哨兵就排除敌机投掷在公路、桥梁上的各种类型定时炸弹1002枚。1951年5月9日,该师第52团6连班长刘志贵执勤时,发现敌机在龟龙桥附近投下一枚定时炸弹,直接威胁车辆通行安全。他当机立断将30余公斤重的定时炸弹扛起,扔到130多米外的山沟里。次日,敌机又在龟龙桥上投下一枚重磅定时炸弹,将桥中央穿了个洞。刘志贵在两名战友的协助下,用木棒把炸弹撬出,小心翼翼地推至安全地带,然后用步枪射击将其引爆,从而保证了大桥的安全。

在两年多的战斗中,志愿军公安部队经受住严峻的考验和锻炼,共抢修被炸公路、桥梁1万余次,排除敌机投下的定时炸弹和爆炸物5000余枚(件),抢救伤员3880余人,救护遭轰炸的汽车、火车1120余台(列),抢运大批军用物资,抓捕敌特分子620余人,为创造“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做出重要贡献。

分享到东方微博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青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worldic-summit.com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