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世界安宁缓和医疗日:倡导缓和医疗,人人必知的权利

2019-10-21 点击:569
?

“当生活遭受折磨或繁琐时,当爱成为惩罚时,没有人有权要求您将余生用于非人的酷刑。” 2019年10月12日,在北京清华大学,清华大学和清华大学在清华大学公共卫生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人人享有安宁治疗”分享会上,卢桂军博士表示,每个人都无法决定要出生,但是当他们走到尽头时,他们必须拥有自己的权利“放宽治疗,我是正确的”。

10月11日是“世界镇痛日”,12月12日是“世界和平与放松医学日”。 “放宽医疗,我的权利”是今年“世界和平与放松医学日”的主题。

中国的临终关怀始于1988年,而在大陆的推广已经持续了30多年。首都医科大学李一婷教授分享了以“环境治疗与生物伦理学”为主题的演讲;北京大学卫生政策与调控研究所的刘继同先生分享了对临终关怀政策的看法。

近年来的会议,政策和文件正在为中国临终关怀的发展规划蓝图。例如,2016年4月,全国政协第四十九届双周磋商研讨会的主题是“促进和平护理工作”。 2016年,中共中央第《“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号提出:“要从生命周期到终生,从胎儿到生命终结,全面实现健康服务和全民健康保护的全过程。维护人民的健康”; 2017年2月,原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了与临终关怀有关的指导性文件,已成为中国临终关怀发展中的一个里程碑。临终关怀在我国得到了推广。除了严格限制“病房投入数量”,“医疗专业团队”以及更大的政治和经济政策支持外,传统的人民观念也是一个重要方面。陆桂军说:“大量的医疗投资集中在垂死患者的生命维持和反复抢救治疗上,因为家庭成员不愿意“放弃”,患者也不和平。

分享会显示,一个孩子的父亲陈述了他9岁的孩子从心肌病到多器官功能衰竭的经历。最终,他和他的爱人以“ al愈”的方式放弃了重症监护室对孩子的医疗。转移到临终关怀单位,接受了“适度的治疗”,实现了孩子周围的日常陪伴,看着他在痛苦的痛苦下完成了最后的生活。陆桂军说:“这是我们医疗保健所倡导的一种选择。”在疾病的早期阶段,临床医学利用医疗技术来尝试增加生命的时间。在疾病末期,它倡导医学人文精神作为主导因素。减轻痛苦并赋予生命以更少的时间。 “让身体,思想和精神同步,或者让心脏和精神在肉体之前走向生命的尽头,而不是让无限的心理遗憾和灵魂不死于身体。”家回来了。”

在会议结束时分享的消息是,中国老年病学与老年医学协会筹备组组长周正顺宣布,他将于11月3日在北京成立,以促进中国临终关怀事业的发展。一系列的行业建设和发展,例如实践探索和标准提升,将有助于发展安宁的事业。 ▲

青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worldic-summit.com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