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到期高峰将至 地产债迎下半年偿付大考_财经_中国网

2019-09-22 点击:559

在7月和8月信用债券供应强劲的背景下(本文特别是非金融企业信用债券),虽然房地产债券面临政策紧缩的压力,但融资规模仍在增长。

据中金公司统计,9月份将迎来下半年信用债券到期的高峰期。全月转售总额将超过8600亿元。回报量将是下半年的最高水平,其中低等级债券和非国有债券是单一的。每月转售的总量也是下半年的最高水平。

在“留守而不投机”的政策下,许多机构认为房地产企业实现大规模的净融资将越来越困难,行业信用风险可能会上升。一些住房企业可能面临更大的流动性压力。

房地产债券“难以增长”

数据显示,7月和8月,信用债券总额增加。月度发行规模分别达到8221亿元和9305亿元,回到上半年的高位。在考虑还款因素后,净融资分别实现269亿元和2966亿元。元在5月和6月连续两个月扭转了净融资不足1000亿元的局面。相比之下,今年5月的融资规模和净融资规模分别仅为5566亿元和381亿元。 6月份,这两个数字分别仅为5774亿元和967亿元。

分析师认为,8月份信贷债券供应的加速是由于收益率下降后债券发行的成本优势。另一方面,9月份还有一些因素需要加入发行人。

7月和8月,房地产业债券融资规模继续增长。 7月份,房地产债券发行532亿元,是6月份的1.8倍。净融资规模为-4.4亿元,比6月增加98亿元。 8月份,房地产债券发行量超过30%。总投资709亿元,净融资规模也转为正值,达到78亿元,创近四个月新高。

根据中金公司的报告,如果不包括该市的投资债券,7月份房地产债券的净融资转为正值,8月份则进一步增加至超过150亿元。该报告认为,过去两个月房地产债券的供应量进一步增加。一方面,由于发行人在前一期间获得批准“抢占”发行窗口。另一方面,这也与债券在其他融资渠道收紧后开始发挥替代作用的事实有关。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8月份以美元计价的美元债券供应量急剧下降。数据显示,当月美元债券发行量仅为18.8亿美元,而上月为65.4亿美元。一些分析师认为,8月份海外房地产债券供应量下降可能是季节性低点的一个因素,但也存在住房公司收紧海外融资和融资成本上升的影响。

融资渠道收紧了

自2019年以来,房地产政策得到了深入的介绍。 4月份,“不住房”的主题演讲重申,调控趋势明显,各项住房融资渠道都有所收紧。

5月,监管部门发布了一份文件,以防止资金通过信托,融资租赁,AMC(资产管理公司)和其他渠道流入房地产市场。他们还要求银行对房地产项目进行更严格的检查,缩小住房企业的前端融资,防止资金挪用。与此同时,随着土地市场价格升温,监管部门迅速收紧“地王”的融资,激进的房屋债券和ABS暂停。 7月份,监管机构谈到了在房地产信托业务中发展过多的信托公司。同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文件,规范房地产企业发行外债,要求房地产企业发行海外债务,以替换明年到期的中长期外债。 7月30日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强调“房子不住”,并建议“不要用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

统计数据显示,自5月以来,房地产开发基金的累计增长率持续下降,从4月的8.9%降至7月的7%,表明上述一系列政策对房地产融资的影响已经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上半年,住房美元债务和房地产信托贡献了相当数量的新房地产融资,但自7月以来,这两个领域都有明显下降。

回顾过去,房地产公司面临的融资压力正在积累,行业信贷风险可能会上升。一方面,住房企业的融资渠道已经缩小。另一方面,住房企业也必须应对下半年的债务偿还高峰期。

当债务偿还高峰遇到融资紧缩时

根据中金公司的统计,下半年信用债券到期高峰期将迎来9月份,全年到期的转售总额将超过8,600亿元。根据该机构的统计,根据行业分类,不包括城市投资成分,房地产信贷债券的9月到期和回归期分别为386亿元和433亿元,是最高的。下半年的月度积分。转售规模为820亿元。其中,非国有房地产债券的到期和转售分别为303亿元和279亿元,分别占9月份房地产债券到期和转售总量的78%和64%。卖压更值得关注。

天丰证券的固定收益研究报告指出,在“留住而非投机”的政策下,住房融资面临全面紧缩的趋势。从控制方法的角度来看,所有住房融资渠道都采用“平衡控制”。大多数住房企业仍然可以维持“新旧”,但实现大规模的净融资将变得越来越困难。没有增量资金,甚至是轻微的收缩,这意味着一些住房企业将面临更大的流动性压力。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夏丹表示,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是房地产公司偿还债务的高峰期。考虑到当前债务规模,提前支付和恢复,实际规模可能更大。但今年上半年,大中型房企在房地产债券监管的边缘放松阶段发行了大规模债券。前四个月,国内外债券同比大幅增加。借入新债券和偿还旧债券可以涵盖今年到期债券的规模。从长远来看,从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住房企业的到期债务可能会更大,随后的偿债压力也不容忽视。

宜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部主任颜跃进告诉“中国证券报”,房地产债务集中在不久的将来成熟的压力确实更大。预计在不久的将来,住房企业将采取更多的定价,降价促销积极盘点,以实现更好的资金回笼。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从房地产信托和海外债券发行监管的角度来看,主要原因是规范而不是暂停。对于中小型住房企业和高负债住房企业来说,未来的融资预计会更加困难,但对大企业的影响相对有限。

国泰君安研究日报指出,房地产销售和融资等现金流入和流入的压力有所增加。唯一的优势是房地产企业开始主动收缩土地。因此,判断房地产债券的信用利差将继续扩大,阶级利差的分化将难以在短时间内消除。

(责任编辑:赵金波)

——

青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worldic-summit.com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