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中国巨变下科学家的创新之路

2019-09-17 点击:1738
标签主题:中国高福周琦免疫学猪瘟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近日组织“外国媒体记者进入中国科学院”(王小亮摄)

新华社北京九月八日(记者余飞李伟全小舒)首次实现了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的体细胞克隆;世界上首次成功实现了从卫星到地面的量子密度。从地面到卫星的密钥分配和量子隐形传输;使用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Wuk”获得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准确的高能电子宇宙射线谱.

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侯建国在国务院新闻办主办的“外国媒体记者进入中国科学院”中对许多外国媒体记者说,中国科学家在基础科学方面取得了突破最近几年。为全人类的进步作出贡献。

这些科学研究不仅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世界。这些科学成就背后的中国科学家和中国科学院不仅是中国发生巨大变化的见证,也是中国发展的推动者。

成长,中国科学院帮助人类命运社区

1949年1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个月后,中国科学院诞生了。现已发展成为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最高科技咨询机构,自然科学和高科技综合研发中心。

第一博士在中国的科学,第一位工程博士,第一位女医生和第一位双学位医生都来自中国科学院。

根据之前发布的“自然”指数数据,自2012年以来,中国科学院连续第七年位居世界第一,保持了高水平科学论文的出版。

侯建国说,中国科学院一贯重视国际科技交流与合作,并配合“一带一路”,“一举一动”等重大决策安排,实施了发展中国家科教合作项目,海洋外科教学中心建设和国际合作项目。一系列重大举措,如国际人才计划和“一带一路”科技合作行动计划。

中国科学院在亚洲,非洲和南美洲建立了10个海上外科合作中心。它是第一个实现中国科技“走出去”和“站立”,在科技合作方面与东道国深度融合,利用“科学有形”的科技成果帮助建设的第一个一个人类命运的社区。

干细胞与生殖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红梅(右一)向国外媒体记者介绍实验室(王小亮摄)

开始回归祖国扩大基础研究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琦回忆起童年,可以在街头看到这样的海报。“我们热爱科学。” “在那个时代,我们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科学家。”

1998年从周琦博士毕业后,他到法国留学。在法国生活了近四年后,他回到了中国。当我第一次回到中国时,工作条件非常简陋。许多外国同行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放弃国外有利条件返回中国。

“我同意这句话,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有祖国。作为一名科学家,我不仅想从事科学研究,而且还想为祖国作出贡献。我从不相信科学能够只有依靠大而豪华的平台才能制造出来,科学研究主要是在人们的思考中。“

访问周琦干细胞和生殖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外国媒体记者发现,实验室今天仍然不是“奢侈品”。十多年前周琦从国外带回来的一些设备仍在使用。

然而,在如此简单的实验条件下,世界着名的科学成就诞生了:世界上第一次获得体细胞克隆的大鼠,首次证明了诱导多能干细胞的发育多能性;创造了多种新型干细胞系;在小鼠中实现同性生殖;在中国建立第一个临床级胚胎干细胞库,率先推出第一个源自胚胎干细胞(帕金森病)的功能细胞国际临床试验,引领中国第一个干细胞通用标准的开发和发布等。

在与记者的交流中,周琦表示,有些人只愿意花最少的精力来获取最大的利益,这样一切都做不好,科学家们必须克服困难。

“对于科学家来说,只有一个责任:探索未知。在干细胞再生领域,没有人知道该做什么,我们希望在没有道路的情况下走开。科学研究真的可以走远这是自主创新。我们未来的规划仍然是做一些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并不断探索未知的勇气。“周琦说。

来自喀麦隆的阿诺德(右一)在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从事博士后研究,他在向外国媒体记者介绍自己的工作。(王晓亮摄)

开放,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

和周琪一样,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负责人、中科院院士高福也曾在国外留学。在英美生活了十多年后,高福回到中国工作,他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让国家在经济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而经济上的进步需要科学的进一步发展。”高福说。

他向外媒记者介绍,其实验室的工作专注于病毒跨种间传播机制研究,例如禽流感病毒是如何感染人类的;来源于蝙蝠的SARS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完全是动物源性病毒,为什么也会感染人类。

高福团队在过去的十多年里阐明了H5N1、H7N98、H10N8等可以感染人的禽流感病毒的分子机制以及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的分子机制。目前该团队正在研究各种病毒的中和抗体,包括寨卡病毒、裂谷热病毒和黄热病病毒。

“如果我一直在英国或者美国工作,也许能成为某个小领域的专家。但是在中国,我可以选择一个大的领域,现在就同时在做病毒学和免疫学研究,更重要的是我还做了很多管理工作。”高福说。

目前担任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负责整个中国的疾病控制和预防工作,也负责与非洲和其他“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合作。

“因为中国的开放政策,在中国工作,特别是在中国科学院工作,科研人员会获得一个很好的与世界其他国家交流的机会。”高福说。

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施一(右一)在向外媒记者介绍情况(王晓亮摄)

巨变,为新问题寻找新方案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发生了沧桑巨变。新时代的中国科学家正在为解决当前中国面临的问题而不断创新,寻找科学应对之策。

从20世纪70年代中国实行计划生育,到2015年中国全面二孩政策出台,为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形势,中国人口与生育政策经历了历史性调整。

干细胞与生殖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红梅说,在全面二孩政策环境下,高龄产妇的增多、新生儿出生缺陷是中国目前面临的不容忽视的生殖健康问题。

她向前来参观的外媒记者介绍,其实验室目前主要研究胎盘的发育。“我给自己职业生涯设定的目标是,研究清楚人的胎盘是如何形成的,人的不同细胞类型如何汇集成胎盘的功能,胎盘功能异常对胎儿的影响,胎盘干细胞是否能在临床治疗疾病等问题。”

面对2018年开始在中国蔓延的非洲猪瘟,34岁的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施一介绍,中科院正在规划非洲猪瘟相关研究。

非洲猪瘟并非新的病毒。由于之前仅有少数国家受到非洲猪瘟的困扰,科学界对它的研究还很肤浅,所以发现100多年了,还没有研制出特别有效的疫苗。

“我们希望对非洲猪瘟开展病理性研究。鉴于病毒会在流行中进一步发生变异,我们更要做好长期攻坚的准备,开展更多基础性研究。”施一说。

施一也是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副主任。2008年12月这个重点实验室成立时只有大约50人,目前已发展到300多人。实验室里最年轻的研究员只有32岁。日益壮大的科研力量让这个实验室能与国际同行一起进行世界最前沿的微生物与免疫学研究。

中国不断改善的科研环境不但唤回海外学子,也吸引了大批外国科学家到中国开展科学研究。

来自喀麦隆的阿诺德在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已经进行了两年的博士后研究,希望能找到针对中东呼吸综合征、SARS等冠状病毒的抗体。

“对那些想成为优秀研究人员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棒的实验室。” 阿诺德说。

而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干细胞再生与代谢研究组组长黄仕强来自新加坡。他说,新加坡的科研经费比他刚到中科院时多一些,但与这边团队成员合作起来更有志同道合的感觉。

干细胞与生殖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李伟说:“我们跟全世界各个国家的科学家没什么大的不同,我们都对自然界的生命感到好奇,希望我们的研究能为人类的健康做出贡献。”

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

http://www.sugys.com/bdsI0E4/45hMu

青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worldic-summit.com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