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知识+短视频”助推 “硬核”科普走向全民时代

2019-09-14 点击:1360

两院院士,动物学博士,古脊椎动物研究专家,火山地质专家.在振动平台上,这些科学领域的顶级“大咖啡”通过生动灵活的短视频向公众讲述。 “铁杆”科学知识。

据报道,颤音平台上有超过10,000名粉丝的近30,000名无处不在的知识创造者,并且已经发布了超过644万篇的一般知识内容。业内人士指出,短视频形式打破了知识传播和理解的障碍,同时与社会联系共享,使知识可以覆盖更多的人。短视频平台有望成为推动知识“普及”和“受益”的助推器,推动普及科普时代的到来。

音乐新潮流中的教育

陈睿博士是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动物学博士,是中国石材侦探科学团队的负责人。在他的振动帐户“博士“动物学”,他记录了他的团队和世界的科学研究足迹。

在亚马逊丛林中,陈锐拍摄了涡旋蝴蝶,它的翅膀上有一个自然的“88”图案。当视频发布时,它获得了超过500万的读数和超过100,000个喜欢。此外,世界上最大的蜘蛛,马来西亚蝴蝶中最美丽的蝴蝶,世界上最美丽,毒性最大的蚂蚁蛙,是世界上最稀有的。神奇的动物为网民开辟了一个新的世界。许多网友评论说:“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神奇的动物。”

像陈瑞,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副研究员,北京交通大学国家物理实验教学示范中心的老师,科学的首席科学家陈铮和中国科技部技术科学研究院等领域。他们还通过颤音的短片来讲述各自研究领域的科普故事。

今年3月,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科学部,中国科学院期刊,中国科技馆和Byte Beat公司联合发起了一项名为“DOU Know Program”的短期科普活动。目前,科技咨询小组已吸收了来自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13位院士,52位专家学者。

作为“DOU Know Plan”的第一批科学顾问,陈锐告诉《经济参考报》这样一个大流量的短视频平台是科普传播,科学内容严谨有趣,视频短片的好舞台。全民的影响力有助于公众以有趣的方式更好地了解周围的地球。动物学知识也是每个孩子都喜欢的东西,它可以成为孩子们了解世界追求知识的最佳材料。

“Vibrot与中国科学院等高端院校推动视频科学,两者结合,实现内容与频道的无缝融合,有利于共同创造科普视频质量,满足时代要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公共管理与人力资源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晓环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截至2019年6月,该平台共有超过5,300名科普创作者,粉丝超过10,000名,半年内有近767%。在过去的一年中,科学和技术科学(包括天文学,地球科学,动植物,物理和化学)的创造者已经发表了超过132万个科普视频,累计数量超过1678亿。

新渠道扩大了“知识界限”

近年来,“信息流+短视频”掀起了数字内容发展的新浪潮。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数据,2018年,短视频用户在移动互联网总长度上的使用时间占比超过10%,仅次于即时通讯。

张小环说,短视频是基于移动互联网,很容易针对不同的群体和事件。与一般文字,图片,网站等科普形式相比,短视频科学更生动,更直观,更有趣。它符合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市场偏好和观众对知识碎片化的需求,并已成为继公共媒体和其他新媒体科普之后的网站,微博,微信,最具活力的科学格式。

“DOU知识节目”的负责人告诉《经济参考报》,在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合作研究中,短视频可以使日常生活知识渊博,使隐性知识明确,并扩大“知识界限“。 “。一方面,以”口语“形式的制作和传播降低了知识生产的门槛;另一方面,短视频打破了传播和接受中知识的固有障碍,并以社会传播为纽带。知识共享。学习转化为共享和共享参与,知识传播给更广泛的受众。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系统与管理研究所研究员陈伟告诉记者,科普服务为创新型国家的建设服务,他们应该随着时代的进步继续创新,包括流行科学知识创新,科普组织创新和科普。创新手段等诸多方面。在媒体融合的时代,在5G物联网的直接视野中,以短视频为代表的新平台科学传播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振动的愿景是记录美好的生活,通过颤音传播科学知识,让公众欣赏科学魅力也是'美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智力支持,”负责人说。

“知识+短片”将成为蔚蓝的大海

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的泛过度娱乐中,知识+短视频有望成为蓝海。

根据中国智通苑的研究报告,短视频内容是从社会娱乐和欢乐,到新闻采访和知识共享的专业化和垂直化,涵盖生活,工作等方面,涉及数十项罚款。子类别已成为人们获取信息和表达自己的新方式。

作为一个新兴领域,短视频科学教育也需要不断探索和优化。张晓桓说,一方面,短视频科学具有显着的分散性和多对多的特征。科普内容的来源广泛且不确定。短视频科学内容的缺点可能在一段时间内变得正常。另一方面,短视频科学传播速度快,能量大,但目前大量的科普短视频只能通过简单的摄像设备和视频制作软件进行编辑,这与社会对内容的要求有较大偏差。和科普视频的形式。

陈锐说,科普知识传播的领域和空间非常广泛。有必要创新和利用各种交流平台,让公众对自然科学有更多正确和科学的认识,帮助公众更多地了解自然,尊重自然,而不是固有的刻板印象。对于年轻人来说,父母,学校和社会也需要更多关注并建立良好的教育实践。

“科学短视频应该是系统科学知识体系中的节点知识,应该有更深入,更系统的知识思考和支持。”张晓桓建议,下一步是防止短视频科学碎片化,创造深层思考。用系统知识系统简化科学普及视频;短视频科学教育应通过各种形式吸引更多的公共科学工作者;市场和参与者需要制作短视科学以适应市场需求,充分发挥短视频科学教育在文化产业,科技教育,社会治理和文化软实力中的综合作用。

此前,中国科技馆,与上海科技馆,四川科技馆,广东科学馆等42个科技场馆共同驻扎在颤音中,发起了“我的科学呀” “国家科学挑战在线活动,取得了良好的示范效应。

“DOU Know Plan”的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吸引更多的权威和研究人员,并继续在平台上传播权威和严谨的科学知识,涵盖更多学科,并在颤音上制作知识内容系统更全面。同时,希望能够创造一个更合适的学习场景,这样权威的科学知识可以让更多的受众感受到科学,并爱上更容易获得,更具吸引力,更具教育性的表达方式和交流方式。

以上内容由今日头条新闻提供

青海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worldic-summit.com 技术支持:青海新闻网 | 网站地图